第2198章

了一隻小玉筒,用針尖輕紮一了自己的指尖,往小玉筒裡滴進去一小滴血,然後搖了搖,將瓶子裡的液體滴到了傅永寧的脖子處。傅永寧覺得她這一套舉動有些神叨叨的,心裡有點發毛。他看向母親,往床裡退,想要避開海長珺,三夫人卻趕緊勸他,“長寧乖,你彆動,這是給你醫治的,等會兒你就又能說話了海長珺見他要避,索性就點了他的穴道。傅永寧身子動彈不得,瞪大了眼睛。隻見那瓶子裡咻地飛出來一隻金色的東西。說是血心蠶,實際上卻...雖然,想到雋王寧願要這麼一個供人取樂的小瑟,也不想留下她,她心裡酸又痛,但福運長公主這個時候有一種複雜的心思,她既然得不到,也不想看到傅昭寧這麼幸福。

一個女人,真的能要求男人一輩子隻守著自己嗎?

雋王何許人也,傅昭寧真的能獨自擁有嗎?

不可能的。

“小月。”蕭瀾淵突然叫了一聲。

小月快步而出。

“王爺?”

小月有點兒疑惑,她也不知道雋王這個時候叫她做什麼。

“把那女人丟出王府。”蕭瀾淵一指福運長公主,眼神冷如霜,“傳本王令,從今天開始,她不得踏入雋王府半夜。”

“雋王府所有人,若是遇到她出事,任何人不得幫忙。”

這個命令一出,所有人都震驚了。

福運長公主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雋王!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本王清楚得很,倒是你,一直就看不清自己的處境。王妃忍你多時,本王卻不能再忍,本王心腸冇有王妃那麼和善,以後要是看到你遇難,絕對可以袖手旁觀。”

說完,他一揮手,下令小月立即把人丟出去。

簡直就是在他的底線上來回地蹦噠!

他留她在王府,是讓她各種不懷好意地離間他和昭寧的感情的嗎?

福運長公主剛纔那個猜測,就是想讓昭寧對他起疑心。

就這麼見不得人好?

“是!”

小月本來也討厭極了這個號稱很善良溫婉的福運長公主,聽了雋王的令,馬上就將福運長公主抓了起來,直接輕功掠出王府,將人推到王府門外。

“你放開本公主!”

福運長公主渾身顫抖,又怒又急,驚懼得眼淚都湧出來了。

“這就放開。”

小月鬆了開手。本來就把人丟出來了,她也不會緊抓著不放啊。

“福運長公主保重。”小月冷聲說了一句,轉身回王府。

“讓本公主進去!你們不能這樣!本公主是隨觀主一起來的!”

福運長公主撲了過來,想要跟著她再進王府。

“滾。”

小月推開她,快步進門,啪地把大門關上,落栓,並且交待門房和侍衛,“王爺有令,不讓福運長公主再踏入王府半步,你們守好了。”

“是,小月姑娘。”

福運長公主撲到門前,拍著大門,“快開門,放我進去!”

她哭著叫起來,“觀主,觀主!”

雋王實在是太過分了!

她就冇有見過這麼惡劣的男人!

她不要那個男人了還不行嗎?但是她得跟著觀主!

前院,幽清觀主聽到了福運長公主的叫聲,他喝了好幾杯,身上略有幾分酒氣。以正事為主的,有城府有心計的人纔對。但是現在對上瓊王這樣的目光,傅昭寧就覺得,她之前可能是太高估瓊王了?不過,在聽到她說要喊她雋王妃的時候,瓊王的眼神一下子就收斂了不少,神情也正經了許多。這樣好像纔對?要不然一個隻會見色起意的人,能做成什麼大事?“雋王妃,你見著了本王,也不打個招呼?雋王冇有跟你提起過本王嗎?”瓊王這會兒端起了長輩的範。“見過瓊王。”傅昭寧還挺敷衍地,行了一禮。瓊王頓時一滯。這要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