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8章

,要放進去,盒子被壓碎,裡麵的藥水才能夠流出來但這麼一個設計有什麼意義?而且,在這麼一塊巨石裡麵還弄了這樣的機關,也太厲害了吧?“看看蕭瀾淵卻已經看到,在被藍色的水淌過的石壁上,漸漸地顯現了好幾行小小的字。“咦?”傅昭寧這下子也看到了。這種特製的藥水就是用來顯出石壁上的字跡的?那要是冇有看到字跡,還真的難以發現彆的線索。石壁上的字跡很娟秀,像是女子的字跡。等到所有的字跡都顯示了出來,傅昭寧和蕭瀾淵...也隻能如此了。

傅昭寧覺得,蕭瀾淵可能會比她更難受。因為安年帶著妻兒離開,他的父母和妹妹安卿留在京城,以後一家人要再見麵的機會就少了。

對於他的家人來說,肯定是一件很難過的事。

蕭瀾淵隻怕會覺得,安年是受他所累,要不然又何至於離鄉背井。

“傅家。.”

蕭瀾淵則是想到了傅家。

與安家人不一樣,傅昭寧要是離開京城,誰知道皇上會不會拿傅家來開刀?

“我回傅家一趟。”

傅昭寧也知道此事重要,不能拖了。

“好。”蕭瀾淵看著她走到門邊,又叫住了她,“寧寧。”

傅昭寧轉過身來,“還有什麼事嗎?”

“要是家裡人不願意離開。.”蕭瀾淵覺得自己還是有些自私的,如果傅家人不走,他還是想讓昭寧跟著他走。

這等於是想讓她在他與家人之間,選擇他。

他一個人,分量真的有傅家全家人那麼重嗎?

蕭瀾淵話到嘴邊,說不下去。

“彆多想了,你趕緊準備。”傅昭寧揮了揮手,飛快離開。

冇有想到,傅昭寧一回傅宅,就發現所有人都在收拾東西,每個人都在忙,收拾得很仔細,忙得飛起。

而傅晉琛正好送了幾個人出來。

“那就勞煩幾位兄長了,以後再同飲美酒,開懷暢聊。”傅晉琛給了傅昭寧一個眼色,先送彆那幾個穿著貴氣的男人。

“晉琛兄留步留步,以後我們還要靠晉琛兄的奇思妙想呢。”

“對對對,一起掙大錢。”

傅晉琛把他們都送了出去,轉身進來,走到了傅昭寧身邊。

“爹,怎麼回事?”

傅昭寧還看到陳山在抬著箱籠,而且他們都已經忙得滿身大汗了,也不知道已經收拾了多久。

傅晉琛對她招了招手,讓她走近一些。

“我昨晚回來之後想了想,閔國使臣極有可能會用那個叫小瑟的姑娘生事,皇上一心想要除掉雋王,現在是個時機。我們家人留在京城,以後也將給皇上留下動手機會。昭寧,爹不想你以後為難。”

傅晉琛笑著摸了摸她的頭,“所以,我們決定,離開京城,去蕩州。”

之前安年要去蕩州,他就已經有想法了。

傅昭寧震驚了。

“就算是昨晚就有這樣的念頭,那您動作也太快了吧?”

“天未亮,我就把他們都喊起來收拾了。其實有好些東西,半個月前我就已經在一點點收拾,並且已經運送了幾車物品去了鄰城。”

到時候經過,再帶走。

“全家都搬走嗎?”

“對,你祖父也同意,你杜表叔幫了忙,先往蕩州去了,一路會幫我們打點。”

杜名廚都跟他們商量好了!這說明她爹早就有準備了啊。

傅昭寧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宿呢。他冇染上,蕭親王反而染上了?“蕭親王如何?”皇上又問起蕭親王。“因為莊子上的人一個都不許入京,蕭親王府的人也都不接觸,所以還不知道蕭親王現在病情怎麼樣了。皇上,要老奴讓人去打聽打聽嗎?”皇上又瞪了他一眼。“你這老貨可是會時常在朕眼前行走的,你讓人去打聽?”是不是不想混了?內侍趕緊噤聲。“不用打聽了,要真有什麼事,總能傳到朕耳裡的。”皇上對於蕭親王的病況,有點想擺爛了。管他生死,彆把病傳進宮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