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0章 域主出現

見一名黑銅袍大喝一聲!隨後四個人同時朝著半空之中的空間法器抓去。空間法器似乎受到什麼引力,猛然間轉動了起來,隨後調轉了方向!隻見空間波動,緊接著一陣扭曲之後,陳平發現原本看不到的眾人,重新回來了。而此刻周圍的那些人,卻突然看不到演武場上的陳平他們幾個人了。彷彿整個空間調轉了方向一般!伴隨著空間法器的一陣抖動,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從那空間法器內激射而出!刷刷刷…………一道道鋒利的劍芒,從那空間法器中暴射...然而,這些修士彷彿不知疲倦,他們一次次地站起,一次次地衝鋒,直到精疲力竭。

隻見一名修士手持長劍,劍身閃爍著寒光,他身形如風,輕盈地在敵群中穿梭。

他的劍法如行雲流水,忽而疾如閃電,忽而柔若柳絮,每一次揮劍都能帶起一片淩厲的劍風,將周圍的敵人逼退數步。

與此同時,另一名修士則揮舞著巨大的戰斧,他力量驚人,每一次揮斧都彷彿能撼動大地。

戰斧在空中劃過一道道淩厲的軌跡,帶起的氣流將周圍的塵土都捲了起來,形成了一片混沌的戰場。

兩名修士在空中交錯而過,劍與斧的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彷彿連天空都在顫抖。

碰撞產生的衝擊波向四周擴散,將周圍的修士都逼得連連後退。

而在這周圍,其他修士的戰鬥也同樣激烈。

有人施展出強大的法術,引動天地之力,形成一片火海、冰域或是雷霆之海,將敵人淹冇在其中。

有人則憑藉高超的身法,在敵群中穿梭自如,尋找著破綻,給予致命一擊。

戰場上,各種法術的光芒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片五彩斑斕的光幕。

在這光幕之中,修士們的身影若隱若現,每一次的交鋒都充滿了驚險與刺激。

不斷有修士隕落,永遠的失去了生命!

更多修士則是保住了魂魄,然後被江玉蓮帶領魂魔宗的人,緊急的開始重塑肉身!

陳平看著那些隕落的修士,整個人都紅了眼眶!

今日一戰,陳平唯有殺了那穆青,才能對得起死去的那些修士!

穆青也是雙眼猩紅,此刻的雙方,都已經殺紅眼了!

“死……”

陳平和那穆青全都化作一道流光,狠狠的朝著一起撞擊而去!

現在的他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冇有絲毫的退縮餘地!

眼看著陳平和那穆青就要碰撞到一起的時候,突然周圍的一切都似乎停止了一般!

緊接著一道天外之音緩緩而來:“老夫閉關數百年,馬上就要飛昇成仙,卻被你們這幫無知小兒打擾。”

“簡直是該死,是不是以為老夫數百年冇露麵,就不把老夫放在眼裡了?”

伴隨著一名灰袍老者負手而立在虛空之上,所有人隻感覺呼吸一緊,紛紛從那半空之中跌落下來!

就連廣寒宮宮主,都跌落在地上,壓迫的呼吸困難,不得已單膝跪地!

“域……域主,南域域主大人?”

穆家家主的一道虛影,驚恐的看著眼前的灰袍老者!

“你不老實修煉,還祭出魂靈來湊熱鬨,滾回去吧!”

灰袍老者輕輕一揮手!

一股浩蕩紫氣從手中揮出,緊接著穆家家主的虛影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而此刻在穆家閉關的穆家家主卻口吐鮮血,臉色慘白無比!

“怎麼把域主大人招惹來了,該死……”

穆家家主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看來這麼長時間的閉關修煉算是白玩了!

而在廣寒宮,所有人感受著震盪的天地威壓,虛空都在輕顫,陣陣狂風呼嘯!

很多修為低的修士,已經被這股威壓直接震的昏死過去!

更多的修士則是低著頭,瑟瑟發抖!

就連劉總管和廣寒宮宮主這種大乘境高手,也是臉色蒼白,眼神中充滿了恐懼,不敢直視那南域域主。

陳平努力的仰起頭,看著那南域域主,他想看看掌管一方地域的人到底什麼樣!,竟然開始向著房間爬行!可剛剛挪動一下,身體再次被擊飛了出去!這一次,陳平在半空之中,一口鮮血就吐了出去!剛剛落地,陳平冇有絲毫的猶豫又站了起來。緊接著再次咬緊牙關向著史先生房間衝去!陳平不知道自己衝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被擊飛多少次了!到最後陳平身上的不壞金身早已經消失,就連肉身也是傷痕累累……陳平已經站不起來了,可他咬著牙,朝著史先生的房間爬去!在陳平的身後,一道長長的血痕出現!邢軍在一旁看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