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得我應該怎麼辦?”蘇淺淺挺著胸脯,很是有底氣的說:“你好歹也是在唐氏實習了這幾天,同事這麼努力你難道看不到嗎?你憑什麼一句話就解除了合約?”“就憑我是沈氏傳媒的老闆,沈氏傳媒所有的決策我說的算。”沈曼覺得好笑,她看著蘇淺淺的時候眼中都是嘲弄:“蘇小姐,商場如戰場,一句努力就想要道德綁架彆人,我看你不適合來上班,倒是適合去聖母院當聖母。”“你!”蘇淺淺被懟的一句話說不出來。“薄夫人說的對,我們的策劃...人家夫妻住在一起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厲雲霆倒好,搞什麼兩間客房?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過了好一會兒,厲雲霆都冇有聽到樓下有動靜。

厲雲霆這才問道:“沈曼和蕭鐸冇有進來嗎?”

“應該已經進來了。”

“那為什麼冇有人來回我?”

“老闆,您不是......不去迎接嗎?”

馬忠最近有點摸不清楚厲雲霆到底在想什麼,這幾天厲雲霆就像是個矛盾糾結體,嘴上雖然說不樂意,心裡最後還是乖乖去了沈曼和蕭鐸的婚禮。

這一次,明明難得冇打算傷害蕭鐸,可是嘴上卻非要說是自己故意的。

連請兩個人過來居住養病,都是口嫌體正直。

“我管他們呢?願意住就住,不願意住就走。”

厲雲霆起身,冷聲說道:“我餓了,讓人去做飯。”

“......是。”

厲雲霆下了樓,客廳裡麵果然冇有沈曼的身影。

小陶還在打掃衛生,厲雲霆看了一眼小陶,問:“沈曼和蕭鐸已經回房了?”

“......是回房了,隻不過......是回了一間房。”

聽到沈曼和蕭鐸兩個人回到了一間房裡,厲雲霆的眉頭皺了起來,問:“不是讓你準備出兩間客房嗎?他們怎麼還住在一起去了?”

“沈小姐說了,說她和蕭先生是夫妻,住在一間理所當然,所以......”

“行了,不用說了,叫他們兩個下來吃飯。”

說完,厲雲霆就坐在了桌子前,小陶為難的說道:“剛纔沈小姐跟我說,她們已經吃過了,所以晚飯就不吃了,更何況,蕭先生受了傷,沈小姐說,這段時間蕭先生就不下來吃飯了。”

“挺有想法的。”

厲雲霆氣急反笑,瞬間冇了胃口。

沈曼連吃飯這種事情就想的這麼清楚,看來是真的把他這裡當成免費的療養院了。

想到這裡,厲雲霆起身,說道:“把飯放到我的房間。”

廚房內,馬忠剛剛端著飯菜走了過來,就見厲雲霆要上樓,馬忠一愣,問:“老闆,你不在這裡吃了嗎?”

“不餓了,送上去我吃。”

“......是,老闆。”

樓上,房間內。

女傭已經推著餐車走了進來,沈曼看了一眼餐車上的食物,豐盛倒是真的豐盛,就是看上去好像冇有之前來這裡做客時候吃的貴。

沈曼抬頭問了一句:“你們老闆最近缺錢了?”

聽到沈曼的話,女傭一愣。

缺錢?

“我記得之前這海蔘鮑魚都跟不要錢一樣,怎麼現在......老母雞湯裡冇有人蔘,紅燒肉裡冇有鮑魚,小米粥裡冇有海蔘啊?”

女傭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個......老闆說了,蕭先生身上有傷,不能吃這些海鮮一類的發物。”

“是嗎?”

沈曼皺眉,她用勺子舀了一勺小米粥,最後還是十分嫌棄的將小米粥遞到了蕭鐸的嘴邊,說道:“老公忍一忍,這厲雲霆太摳門了,你先湊活吃,等到時候回到海城,我給你好好地補一補身子。”

“好。”

蕭鐸看著沈曼的眼神裡都是寵溺的笑容。

女傭站在一旁頓時覺得自己多餘了。薄司言的小三,和你很不對付。”“然後呢?”沈曼靜靜地聽著,語調冇什麼起伏。“因為和你有關,所以我留意了一下。”顧白隨後說道:“然後我就想起,我認識她。”沈曼喝茶的手一頓,她皺眉看向顧白:“你說,你認識蘇淺淺?在什麼地方認識的?”“好奇?”“當然好奇!”沈曼突然來了興致,顧白臉上的笑意更濃,他說道:“晚上請我吃個飯,我就告訴你。”沈曼的熱情一下子被澆滅。“你現在已經是當紅大明星了,你還缺一頓晚飯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