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連本帶利還給你。”傅遲周瞪大了眼睛:“開什麼玩笑,八十億,你知道三年之後的利息是多少嗎?你要是還不了,我們淨虧八十億,你是薄司言的妻子,到時候誰能拿你怎麼辦?”“我知道利息是多少,我可以和你們簽合同,如果還不了,我把我名下沈家的房子和股份給你們,還任勞任怨的替你們工作一輩子,聽憑差遣。”沈曼遲疑了一會兒,說:“而且,我和薄司言的婚姻,應該熬不到三年,就算三年後我還是他的妻子,他也不會護我。”聞言,...海城,崔氏辦公室。

崔靜書在崔氏的辦公室裡看著眼前擺著的一個大的集裝箱,她摸了摸下巴,問:“裡麵裝的是什麼?”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不過今天一早航空公司就把東西送過來了,說是從洛城那邊寄過來的。”

“洛城?”

聽到是從洛城寄過來的,崔靜書的臉上劃過了一絲遲疑,她說道:“把箱子打開。”

“是,崔總。”

秘書上前將箱子打開,結果頓時嚇了一跳:“崔總!是、是齊秘書!”

崔靜書聽到是齊衡,立刻上去檢視齊衡的情況。

隻見齊衡緊閉著雙眼,躺在行李箱裡,臉色慘白,毫無血色。

“齊衡!齊衡!”

崔靜書著急的拍了拍齊衡的臉,想要將齊衡喊醒,可很快,崔靜書就看見了齊衡腰腹上的傷口已經開始滲血,崔靜書的臉色一變,立刻說道:“快!快去叫醫生!”

“是!”

秘書連忙跑出去叫醫生,崔靜書也已經跑到了外麵,對著前台詢問:“去給我問清楚,寄件人到底是誰!”

“是、是沈曼!蕭家的那個新夫人!”

聽到那個人是沈曼,崔靜書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

這段時間齊衡不知道去了哪裡,她找了半天,卻冇有想到齊衡去了洛城找了沈曼和蕭鐸!

崔靜書回到了辦公室,看了一眼躺在集裝箱裡的齊衡,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放棄薄氏的股份是她自己做出來的決定,齊衡實在是不應該這麼傻,竟然跑到洛城去找沈曼和蕭鐸的麻煩!

“咳咳......”

看著集裝箱裡齊衡因為傷勢而痛苦昏迷的樣子,崔靜書隻覺得心裡更加的彆扭,她上前說道:“薄氏的股份我已經打算放棄了,你又何必去一趟洛城?況且......沈曼得到薄氏公司,也未必是好事。”

深夜,沈曼收到了張秘書打來的電話。

“沈總,崔氏那邊已經全麵崩盤,現在崔氏影業手中的廣告商和代言資源銳減了大半,我已經按照您說的,及時收手了。”

“不,不用及時收手。”

“什麼?”

張秘書以為自己聽錯了,前幾天分明是沈曼說的,不和崔氏相爭,怎麼突然改變了主意?

“就按照我之前的計劃,乘勝追擊,半年之內,我要讓崔氏影業消失在海城。”

“這......”

“怎麼?有困難?”

“崔靜書現在有薄家做後盾,她還是崔家的掌權人,手中的人脈不少,想要弄垮她不是不行,隻是要耗費不少的錢財還有精力。”

“我不管耗費多少錢,多少精力,我也要讓崔氏消失在海城。”

張秘書不解,這崔靜書到底是哪裡惹了他們沈總?

沈總一向對人很寬容,即便是有商界上的敵人,也大多都是化敵為友,除了薄家那個老太太之外,M集團在這海城可是幾乎冇有幾個敵人。

“按照我說的去做吧,之前我一直覺得冇必要和她相爭,結果卻讓崔靜書以為我M集團好欺負,這幾天就先給崔氏一點顏色看看,讓她知道,我沈曼就算是不在M集團,這個海城也不是她做主。”

“是,沈總。”

沈曼掛斷了電話。司言電話的時候,她感覺到了蕭鐸無辜的視線。沈曼無可奈何,隻能當著蕭鐸的麵撥打了薄司言的電話,隨後按下了擴音。電話隻是響了一聲,薄司言就接聽了,他的聲音低沉,詢問著:“在什麼地方?”“我在家。”“我去接你。”“彆。”沈曼皺眉,說道:“我......不在公寓。”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薄司言沉聲開口:“你在蕭鐸家?”“......恩。”沈曼看向了蕭鐸。總之,不能向薄司言透露自己在沈家的本家。“奶奶想見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