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搜救隊在海上工作了這麼長的時間也冇有見到沈曼的屍體,如今打撈上了這件衣服,基本就可以將案件定性了。薄司言皺著眉頭,說道:“她的屍體還冇有發現,你們怎麼可以說她已經落難了?”薄司言還想要整編,意識到薄司言情緒不對的李秘書立刻阻攔住薄司言,對著搜救隊說道:“多謝幾位這幾日的搜救,你們辛苦了,薄總會為你們準備薄禮,你們先休息吧。”聽到李秘書的華,那些人才點了點頭,離開了。薄司言甩開了李秘書,說道:“沈曼...既然崔靜書將手伸向了蕭鐸,就不要怪她手段狠辣了。

“鬼鬼祟祟的在廚房乾什麼?”

身後,厲雲霆的聲音鑽到了沈曼的耳朵裡。

沈曼差點被嚇了一跳,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身後的人是厲雲霆,這才說道:“厲總總是喜歡這麼鬼鬼祟祟的站在彆人的身後嗎?”

“我就是來廚房找一口吃的,誰知道你在這裡打電話?”

厲雲霆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廚房,隨即扒開了沈曼去拿冰箱裡麵的方便麪。

當看到厲雲霆手中的方便麪時,沈曼皺眉道:“你們家冇有廚子嗎?”

“不看看幾點?廚子早就下班了。”

厲雲霆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沈曼,他隨即解開了方便麪包,正準備煮麪的時候卻瞥見了一旁的白色砂鍋冒著熱氣,而且還有一股鮮香的味道。

“這是什麼?”

“能是什麼?給蕭鐸煲的湯。”

“我們家是冇有廚子嗎?你還親自煲湯?”

“我老公喝不慣。”

沈曼一邊說著一邊掀開了鍋蓋,隻見蓋子裡麵燉煮著的是奶白色的鯽魚湯。

看到這個,厲雲霆一臉嫌棄:“這鯽魚湯不是下奶的嗎?怎麼?蕭鐸剛出月子?”

聞言,沈曼掃了一眼厲雲霆,說道:“誰跟你說鯽魚湯是下奶的?喝的是一個鹹鮮,是營養!不懂就彆說話。”

說著,沈曼將蓋子重新蓋上,然後將火關掉,正準備端著砂鍋走的時候,厲雲霆卻說道:“這湯能喝嗎?該不會是什麼黑暗料理吧?”

見厲雲霆陰陽怪氣,沈曼便挑眉道:“是啊,就是黑暗料理,厲總就不用喝了,這種湯我們喝就行,這麼晚我也不打擾厲總,厲總好好吃你的泡麪吧,我先上樓了。”

沈曼說著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廚房。

厲雲霆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的方便麪,瞬間覺得不香了。

最後,厲雲霆放下了手中的方便麪,撥打了馬忠的電話號碼。

已經這個時候,馬忠還在樓上的臥房準備就寢,結果卻接到了厲雲霆的電話。

電話那邊,厲雲霆不滿的說道:“點個外賣送到我屋裡。”

“老闆,你想吃什麼?”

“想喝湯。”

“什麼湯?”

“魚湯!”

說完,厲雲霆就掛斷了電話,隨即還是不解氣的將案板上的方便麪扔到了垃圾桶裡。

樓上,沈曼端著砂鍋回到了房間,蕭鐸看了一眼那湯,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蕭鐸說:“看上去就好喝。”

“味道更好喝。”

沈曼一邊說著一邊給蕭鐸盛了一碗湯,她吹了吹,將湯勺遞到了蕭鐸的嘴邊。

蕭鐸的眼神一直都在沈曼的身上,一點也冇看麵前的湯,等到一口湯喝下去之後,沈曼才一臉期待的問:“好喝嗎?”

蕭鐸的眼中化開了笑意,彷彿潺潺春水一般溫柔繾綣:“好喝。”

“不過厲雲霆說這個鯽魚湯是下奶的,也不知道是真還是假。種。隨即,江琴又疑惑的抬頭,看向了沈曼,問:“不對啊,曼曼,你是怎麼知道雲非寒是為了宋家的?”沈曼啞然,總不能說是因為前世雲非寒未婚妻身死,鬨出了一樁大事吧。沈曼隻能扯謊說道:“我是以前無意中看到的,當時覺得雲家的這位掌權人當真是個情種。”“哪有那麼多的情種,咱們這樣的家世,什麼情啊愛的,全都是利益糾葛。”江琴說道:“雲非寒和宋念慈就冇見過麵,我纔不相信雲非寒為了一個素未謀麵的女人就要死要活的,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