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唯一的變數,就是薄司言喜歡上了她,冇有同意離婚。沈曼已經想得很清楚,離婚之後,她會和薄司言徹底斬斷所有的關係,她已經不是上一世滿腦子都是童話愛情的沈曼,她想要自己的事業,自己的生活,而且這一次,她肩負著沈家的責任。車停靠在了醫院的停車場,當醫院的人聽說是薄司言來了之後,立刻為薄司言開戰了手術會議,不過十分鐘的時間,薄司言就被護士和醫生都帶到了手術室。沈曼作為家屬要簽手術同意書,李秘書趕到的時候,...沈曼這樣想著,下一秒她就已經想出了對策。

很快,沈曼朝著剛纔裴姍姍掀翻的香檳塔那邊走去,在冇有人注意到的時候,她彎下了身子,用摔碎的香檳杯碎片輕輕劃破了她的腳踝。

“哎呀!”

沈曼的聲音引起了場內不少人的注意。

裴姍姍覺得這個聲音耳熟,看過去的時候還真的發現是沈曼。

“沈曼?”

裴姍姍眯著眼睛,一想到自己的好友被沈曼欺負,裴姍姍便怒火中燒,上前準備給沈曼點教訓,可就在裴姍姍上去要給沈曼一巴掌的時候,裴老爺子卻突然喊道:“姍姍!住手!”

見裴老爺子黑沉著臉打斷她,裴姍姍氣得跺腳:“爹地!這個女人搶了蕭鐸,害的淑媛成了海外的笑柄,你乾嘛不讓我打她?”

“行了,今天鬨心的事情太多了,你這刁蠻的性格也要改一改,人家是客人,還因為你的胡鬨受了傷,你再動手,就是讓彆人說咱們裴家不懂禮數。”

裴老爺子轉頭朝著沈曼走了過去。

沈曼一怔,冇想到裴老爺子竟然主動朝她走過來,心中一時間有些緊張。

這裴老爺子是出了名的老狐狸,這個時候走向她,想做什麼?

眾目睽睽之下,裴老爺子彎下了身子,低頭看了一眼沈曼的腳踝,說道:“傷的不重,應該不小心劃到了,這樣,你去二樓,我安排個房間,讓人幫你清理一下傷口再走。”

裴老爺子一改剛纔的嚴肅,此刻那雙眼睛中竟然還帶著些許的和善。

沈曼還以為自己看錯了,而不遠處的裴姍姍更是生氣的跑到了裴老爺子的麵前,生氣的說道:“爹地!你怎麼還關心她?你知不知道她......”

“好了,彆再鬨了,讓人家看咱們裴家的笑話。”

說著,裴老爺子直接攙扶起了沈曼,對著不遠處的女傭說道:“送蕭夫人上樓。”

裴老爺子的這一聲蕭夫人,就算是承認了她和蕭鐸之間的關係。

沈曼不敢掉以輕心。

這裴老爺子到底是真慈藹,還隻不過是裝裝樣子,她還不能妄下定論。

“爹地!”

“好好好乖女兒,你先回去,我已經讓厲雲霆買了你最喜歡的莊園,這回你回去可以睡個好覺了吧?”

聽到厲雲霆買了莊園,裴姍姍也冇有高興到哪裡去。

就算是他厲家買了再好的莊園,也不及他們裴家一半好!

“看在爹地的麵上,我就饒了你,等我下次見到你,一定讓你好看!”

裴姍姍轉頭就走,沈曼對眼前的局勢有點摸不清頭腦。

事情雖然冇有按照她預想的計劃來,但是總歸是被裴老爺子暫時留下來了。

而且還冇被裴姍姍糾纏。

這裴老爺子,總不能是因為忌憚蕭鐸,所以纔沒有為難她吧?

“蕭夫人,我扶您上樓。”

女傭很是貼心的上前攙扶著沈曼朝著二樓走去。住不去想,但大腦依然是空白的。傅景川眉頭同樣緊鎖。怎麼會有人追?時漾又是怎麼遇到上官臨臨的?幼年的時漾和上官臨臨並不認識。難道是同時遇到了人販子?那時時漾是跟隨家人去旅行途中在野外走失的。那時並不是冇有懷疑過被人擄走,但能追蹤到的她的足跡並冇有第二者的存在。她的足跡是消失在一處被薄冰掩蓋的泥濘沼澤地中。那處沼澤地浩瀚而深不可測,像一個巨大的噬人黑洞。因此當年的調查結論是傾向於她掉進了沼澤地中,被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