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

果讓薄老夫人知道她打算自立門戶,她怕是要麻煩大了。“司言,今天晚上我有一個麻將局,你就送曼曼回家,工作什麼的就先放一放,照顧妻子纔是最要緊的。”薄老夫人話裡有話。薄司言皺眉,但也冇有表現出太多的不滿:“知道了,奶奶。”沈曼看著反光鏡中薄司言的眼神,就知道薄司言一定又將這個屎盆子扣在了她的腦袋上。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沈曼深吸了一口氣,硬生生把這個苦黃連給嚥了下去。扣屎盆子就扣屎盆子吧,越討厭...聞言,裴複的身形一頓,他重新繞回薄司言的麵前,推了推自己的金絲邊框眼鏡,說道:“你知道我是誰?”

“你說呢?”

“那你快點告發我吧,球球,這個裴總我真的當膩了,你都不知道當裴衍有多悶!”

“少爺!”

老楊黑著臉。

裴複隻能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色道:“薄總,跟我進來吧。”

書房內,裴老爺子已經將兩個人在門外的對話全都聽見了,他直接脫下了自己的鞋子,朝著裴複扔了過去:“兔崽子!要你有什麼用!”

裴複手疾眼快的擋了過去,眼見那隻鞋子飛到了裴複身後的薄司言麵前,薄司言卻伸手將鞋子給抓住了。

“裴老,談談我們之間的生意吧。”

說著,薄司言將鞋子重新放回了裴老爺子的桌前。

裴老爺子看著薄司言溫潤有禮的樣子,點了點頭,說道:“薄顯的孫子,倒是比姓蕭那老傢夥的孫子要好的多。”

一想到蕭鐸那個囂張的樣子,裴老爺子就想到了姓蕭的那個臭老頭。

“說吧,你想談什麼生意?”

“我奶奶來海外了,我想讓裴老您答應我,無論我奶奶提出什麼要求都不要答應,然後送她回海城。”

“還有呢?”

“還有,裴家二少爺不學無術,難堪大任,我願意做他的老師。”

聞言,裴複立刻抬頭:“憑什麼?我不願意!”

“你給我閉嘴!”

裴老爺子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裴複。

薄司言繼續說道:“如果裴家的那些冇有除掉的旁支還有外人知道大名鼎鼎的裴衍早就已經車禍離世,我想等裴老您百年之後,他們應該會群起攻之,分奪裴家家業,裴二少爺是裴家唯一的嫡係子孫,他如果像現在這樣,想必會被那些人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能做老師的人多了,你憑什麼覺得你可以?”

“就憑我是薄司言,薄顯的孫子。”

薄司言簡單的一句話,讓裴老爺子無法反駁。

薄顯的厲害,他自然是知道。

他的孫子,在海城青出於藍勝於藍的傳聞,他也聽過。

裴老爺子說道:“冇有彆的了?”

“三個月之後,我需要您的勢力,需要您給我一個身份。”

“你想要什麼身份?”

“隨便一個身份。”

“我家保安?”

“可以。”

薄司言答應的太乾脆,裴老爺子納悶:“你手裡握著我裴家這麼重要的一個秘密,又免費當這小子的老師,結果你就想要這點東西?”

薄司言沉默。老夫人的神色才緩和了一些,但語氣依舊刻薄:“我待你不薄,給你安心養胎的地方,你懷著司言的孩子,卻轉頭投靠了彆的男人!簡直是在打我的臉!”“老夫人,之前是我錯了,可我都是被逼的!”蘇淺淺跪在了地上,一副誠心知錯的樣子,說道:“我愛司言,您是知道的......那天,是雲家的人上門把我給帶走了!我不想走,可他們卻逼我走,還說知道我爸爸的下落,我這才......”蘇淺淺哭的梨花帶雨,看蘇淺淺這般模樣,薄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